1. 首頁
  2. 資訊
  3. 數據
  4. 5城市Top 10車型:北京人愛比亞迪、上海人愛合資、廣深杭更愛新勢力

5城市Top 10車型:北京人愛比亞迪、上海人愛合資、廣深杭更愛新勢力

第一電動明艷

3月初,我們盤點了2019年度的北京新能源乘用車上牌情況,發現北京人似乎對比亞迪情有獨鐘,Top 5車型中,有3款都是比亞迪品牌車型。

文章發布后,不少小伙伴發來私信,表示也很想了解其它城市的情況,比如魔都上海、還比如羊城廣州。

都說“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”,不同地域的人在選車偏好上是否存在著很明顯的區別?我對這個話題很是好奇。梳理完2019年全國各城市的新能源車上牌數據,我決定先從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和杭州5大城市中尋找答案。

理由很簡單,北上廣深杭是目前國內經濟最發達的幾個城市,也是目前仍在對汽車實行限購政策的城市。更重要的是,這5個城市的2019年新能源車上牌量在全國336個城市中排名領先,市場份額達到36%。

1.jpg

所以,即日起,我們將按月奉上這5大城市專屬的月度銷量榜單。通過持續地追蹤觀察,讓我們一起發現每個城市車主與眾不同的選車密碼。

今天,城市月度榜單第一期,就讓我們先從1-2月的上牌數據聊起。

總體來說有以下幾點發現:

1、 北京、上海兩城市上牌量領先,暫列第一梯隊;杭州位列第六,被天津市超越;

2、 與去年同期對比來看,租賃用車占比較高的城市降幅更大。比如網約車占比40%的廣州下滑幅度高達71%,網約車占比1%的北京今年上牌量降幅最低;

3、 特斯拉Model 3在疫情之下表現突出,在5大城市榜單中均奪魁;

4、 廣汽Aion S和北汽EU系列是上牌量最高的2款出租租賃用車;

5、 北京市場被私人純電車型壟斷,Top 5中,4款為比亞迪品牌車型;

6、 上海市場偏愛插電混動車型,也偏愛外資/合資品牌;

7、 廣州、深圳和杭州Top 10車型中,均有4款新勢力品牌車型上榜,超過北京上海。

3.jpg

4.jpg

北京:最大的個人純電市場

首先來看一下北京市場的表現。

2020年前兩月,北京新能源乘用車共計上牌6098輛,與2019年同期對比來看下滑了20%。

由于是全國唯一一個傲嬌的“插混不算新能源”市場,所以純電動車型市場占比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。今年前兩月來看,純電動車型上牌量占比已經高達95%,插電混動只勉強分得5%。

從新能源乘用車所有權及使用性質來看,1-2月,私人用車是北京最大市場,其次為單位用車,出租租賃用車占比微乎其微,僅占比1%。

5.jpg

在大多數車企1月春節休假、2月疫情停產的大環境下,特斯拉火力全開,國產Model 3連續兩個月摘得國內新能源乘用車銷冠。本文梳理的北上廣深杭五大城市中,除廣州外,其余四個城市的前兩月銷量冠軍都是特斯拉Model 3,而如果具體看廣州的私人新能源乘用車市場,特斯拉Model 3一樣站上首位。

說回北京市場。

1-2月,北京市場共有43個品牌、89款新能源乘用車車型實現上牌。其中,上牌量超過100輛的車型共有18款,多達39款車型前兩月累計上牌量僅為個位數。Top 10車型總計上牌3807輛,市場占比62%,市場集中度水平較高。

車企方面,比亞迪格外搶眼,Top 5車型中,除了Model 3,全是比亞迪。

而再看1-2月全部上牌車型,比亞迪同樣表現出色。包括比亞迪秦、元、宋在內的9款車型在北京實現上牌,總量占據北京市場份額的31%;特斯拉排在第二位,市場份額為13%;排在第三名的是北汽新能源,共有7款車型有上牌表現,市場份額為11%。

除了Model 3和比亞迪,Top 10暢銷車型還包括廣汽Aion S、蔚來ES6、榮威Ei5、北汽EU系列和唯一的增程式車型理想ONE。

由于出租租賃車型在1-2月上牌量極為有限,北京私人市場車型排名與此榜單一致。

Top 10之外,上牌量領先的合資品牌為廣汽豐田iA5,排名第11位。

6.jpg

上海:最大的插電混動市場

接下來我們看一下上海的情況。

今年1-2月,上海上牌新能源乘用車總量以209輛的微小差距暫居北京之后,同比去年下滑了31%。

與北京市場截然不同,上海市場顯然更歡迎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型。動力類型占比來看,上海市場的插電混動市場份額高達47%,遠超全國平均水平,不僅是北上廣深杭五大城市中插電混動占比最高的城市,也是全國最支持插電混動的城市。

另一個與北京市場不太相同的地方,是出租租賃用新能源乘用車的市場占比,同樣遠超北京1%的水平,不過基本與全國平均水平相當。

7.jpg

車型方面,1-2月在上海上牌的新能源乘用車共有37個品牌、94款車型。擁有榮威名爵品牌的上汽乘用車以及上汽大眾、特斯拉三家企業位列前三甲。

兩種動力類型的車型數量也很有意思。

純電動車型共有55款車型實現上牌,但僅有6款車型上牌量過百輛,除下圖中展示的5款外,還有一款小鵬G3,前兩月累計上牌103輛。而插電式混動車型雖只有37款有上牌表現,但卻有10款車型上牌量過百。除下圖展示的5款外,上海人更愛的插電混動還包括:比亞迪唐、比亞迪秦、寶馬5系、理想ONE和榮威RX5 eMAX。

Top 10車型來看,純電和插混車型數據也是平分秋色,不過從上牌量角度來看,純電車型仍有領先優勢。

8.jpg

從品牌性質來看,上海也與北京存在不同。北京除Model 3外,其余Top 10車型均為國內品牌,而上海Top 10中,有特斯拉Model 3、大眾朗逸、大眾帕薩特、廣汽豐田雷凌4款外資/合資品牌。縱觀北上廣深杭五大城市,上海也是最愛外資品牌的城市。

從具體車型的使用性質來看,我們發現Top 10車型中,朗逸、榮威Ei5和威馬EX5出租租賃市場占比較高,分別為上牌總量的96%、85%和52%。

如果單純看私人市場,上述3款車型將無緣前十榜單,比亞迪秦、比亞迪唐和榮威RX5 eMAX將會補位。特斯拉Model 3、榮威ei6和蔚來ES6將會占據前三甲。而除了特斯拉和蔚來,Top 10車型基本被插電混動車型包攬。

上海個人.jpg

廣州:最大的租賃市場

接下來看看新能源推廣大省中的廣州市。

作為2019年1-2月上牌量冠軍城市,廣州在2020年初的表現不容樂觀,同比出現高達71%的下滑。

動力類型來看,廣州的純電動車型占比稍高于全國平均水平,占比接近八成。

使用性質來看,出租租賃用車在廣州市場占比極高,達到40%,是北上廣深杭五大城市中出租租賃用車占比最高的城市。

9.jpg

車型來看,1-2月在廣州上牌的新能源乘用車共包含40個品牌、94款車型。其中廣汽Aion S上牌量高達1227輛,是單一城市上牌量最高的車型。

使用性質來看,廣汽Aion S、啟辰D60和北汽EU系列三款上榜車型出租租賃占比較高,分別為86%、91%和97%。

單純看個人新能源乘用車市場,啟辰D60和北汽EU系列將無緣Top 10榜單,Aion S鑒于上牌總量大,暫列第四位。比亞迪宋和比亞迪兩款插電混動車型躋身前十。

10.jpg

廣州個人.jpg

深圳:鐘情插電混動

1-2月,深圳的新能源乘用車上牌總量排名全國第四。2019年同期,深圳僅次于廣州,排名第二,是僅有的兩個上牌量突破1萬輛的城市。今年的市場表現,依然與廣州同病相憐,同比降幅達到70%。

動力類型來看,深圳僅次于上海,是第二大熱衷插電混動車型的城市。1-2月來看,插電混動車型占比達45%,遠高于全國水平。

而從車輛所有權及使用性質來看,深圳又獲得一個第二。從當地市場份額來看,私人用戶占比80%,是僅次于北京的第二大私人市場。

11.jpg

車型來看,1-2月,共有39個品牌、93款車型在深圳有上牌表現。特斯拉Model 3繼續斬獲冠軍,寶馬5系和廣汽Aion S分列二三名。

從所有權和使用性質來看,寶馬5系雖沒有用于出租租賃市場,但有近四成比重為單位用車;廣汽Aion S則有63%用于出租租賃市場。所以,在個人市場來看,這兩款車型名次均有滑落。

深圳更新.jpg

深圳個人.jpg

杭州:新勢力車型銷量領先

最后,看一下杭州市場。

今年1-2月,杭州市新能源乘用車上牌量被天津市超越,暫居第6名。前兩月上牌總量不足2000輛,同比下滑58%。

動力類型來看,杭州市的插電混動市場占比39%,高于全國平均水平,對插電混動車型友好程度僅次于上海和深圳。

使用性質來看,杭州用于出租租賃的占比較高,達到23%,僅次于廣州市。

13.jpg

車型方面,1-2月在杭州實現上牌的新能源乘用車共有38家企業、85款車型。僅有特斯拉Model 3、蔚來ES6、榮威ei6、北汽EU系列及理想ONE這5款車型上牌總量超過100輛。

考慮到上牌車型的使用性質,Top 10車型中,榮威ei6、北汽EU系列、一汽奔騰B30和帕薩特4款車型的出租租賃市場占比分別為91%、100%、99%和44%。個人市場來看,這4款車型跌出前十,比亞迪宋、歐拉R1、比亞迪秦和寶馬X1進入前十。

14.jpg

杭州個人.jpg

你在哪個城市?你在路上看到更多的新能源車是哪款?你最想買的新能源車是哪款?我們評論區見吧!

來源:第一電動網

作者:明艷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erhc.com/news/shuju/112811

返回第一電動網首頁 >

收藏
69
  • 分享到:
發表評論
相關內容
新聞推薦
熱文榜
日排行
周排行


第三方登錄
小程序

反饋和建議 在線回復

您的詢價信息
已經成功提交我們稍后會聯系您進行報價!

第一電動網
Hello world!
电竞竞猜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